# #
站內檢索:
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
 
青海文化藝術網
  現在的位置: 青海文化藝術網文學詩歌文學詩歌  
懷念外婆
來源: 中國鄉趣網
發布時間: 2014-05-19 14:44:43
編輯: 孔令磊

  懷念外婆

  有時候人的思緒一旦打開,那么一些情感就會涌上心頭,致使讓自己的內心久久不能平靜。我就是這樣的人。

  今夜,我又開始懷念,懷念我的村莊,我的伙伴。而就在我懷念村莊的時刻,我突然記起了我的外婆。雖然外婆離開我們有16年了,但是,外婆的笑容仿佛還在我的眼前,外婆的聲音好像在我的耳邊輕輕所說著關于喂雞和喂豬的鄉事。

  1998年,我到省體校訓練,那是我第二次離開家鄉,來到城市訓練。這一走,就再也沒有見到過我的外婆。1998年9月份,我到省體校報名,然后就開始了大運動量的訓練。其實,在我走的時候,我是知道外婆生病的消息,但是因為走的急就沒有去看外婆。

  我在省體校訓練時間不長時,大概在11月份的時候,外婆去世了。沒有人通知我,那時候沒有電話,也沒有QQ,要是通知我,非得讓父親來省城找我。但是,父母擔心我的訓練,再加上我剛到體校,所以就沒有通知我。我理解父母的心情,他們是讓我在體校好好訓練,然后在比賽中取得好成績。但是,在這一點上,我覺得父母有點偏激,人走了,我都沒有送一程,何況我在比賽中拿冠軍又有何用?但我想,父母是有父母的打算。

  知道外婆去世,是我在體校里訓練了三個月后回到家,一進門,母親便告訴我,外婆走了。當說完這句話的時候,我看到母親滿眼已是濕濕的,我沒說什么,只是轉身走出了家門,來到門前的場院里,一圈一圈地走,直到累了,我才回家。

  為什么一提起外婆,我滿眼的淚水,那是因為我愛外婆愛的太深。從很小很小的時候,母親就把我寄托在外婆家,我的童年就是在外婆家度過的。雖然這些年過去了,但是,一些小事情還是深深地烙印在了我的腦海里。

  以前的生活物質條件沒有現在這么好,那時候的一顆糖都要和表弟們搶著吃。水果、瓜子、飲料等之類的東西更加是見不著。在我的印象里,在外婆家見到的最多的就是冰糖和水果罐頭,常見但是不常吃。因為外婆是老人,在村莊里名望很高,來看望的人很多,再加上一些親戚拿來的,所以這些東西常常是我們眼紅的第一件事。

  但是,當客人走后,外婆就把這些東西悄悄地鎖起來。我記得外婆當時鎖這些東西的一個前桌不是很大,但是很破舊了。上面一個大抽屜,下面開門的一個柜子,里面放著外婆的“貴重東西”。

  每當外婆打開前桌上面的抽屜時,我就趴在桌子上左看右看,渴望外婆能給我一些冰糖吃。但是,只要外婆打開抽屜,都會給我們一些糖吃的。在我的印象里,外婆給我給的總是比兩個表弟的多些。我還記得外婆給我給冰糖時的眼神,以及在給我們每人發完時,外婆還悄悄地把一塊冰糖塞進我的褲兜里。外婆擠著眼睛,而我轉身跑了。

  在我大一些的時候,母親經常把外婆請到我們家里來。那時候,農村的活很多,一方面是幫母親操持一些家務,一方面是在家里照顧我和弟弟的上學。在我上初中時,外婆還很健康,走路、干活都很干練。家里的喂豬、喂雞、喂狗,以及做飯大部分都是外婆一個人干的。

  那時候,我總覺得只要外婆來我們家,我就是幸福的孩子。因為不用干像喂豬之類的活,這些活一般都由外婆來做。現在,我真的很感謝,我的外婆在我童年的時候給予我的幫助和鼓勵。

  想念外婆,還得提提我上學的往事。青海的冬天早上天亮的遲,在我上初一的一段時間里,因為家里的老式鐘壞了,早上根本不知道是幾點了。因為那時候我上學的學校很遠,要步行一個小時,每天早上總是早早起來,天不亮就要出發。但是,天沒亮就不知道是幾點了,這時候,外婆給我的時間我估計是世上最準確的時間。

  每天上學,早上的起炕是外婆叫的,衣服是外婆幫我在炕上捂熱的,因為家鄉的冬天房屋里很冷,早上放在炕沿邊的衣服冷的讓人無法穿,所以,只能在熱炕上捂一下才能穿。那時候,農村沒有多余的炕,我、弟弟和外婆一個炕,父母是一個炕。我剛開始不知道外婆是怎么看時間的,她只是起來穿上衣服到外面上一趟廁所,回來就叫我起炕。我說幾點了啊,外婆說,七星快落下去了,六點了,起來上學去吧!真的,按照外婆每天的叫喚起炕,那么就不會遲到。

  現在,我在寫這些故事時,仿佛外婆還在我的身邊。我在炕上的最里面,然后是弟弟,再是外婆。還有我的衣服、弟弟的衣服和外婆的衣服橫七豎八地放在炕的角落里。想想這些,我的眼里經常含滿淚水,為什么外婆不能多活幾年,要是現在還活著,我想她該是最享福的老人。吃冰糖不在那么一小塊一小塊吃,吃蔬菜,隨時都可以買到,吃水果,什么樣的水果都能買到……

  外婆一生勤勤懇懇、任勞任怨,雖然我外公在我母親剛六歲時就去世了,但是外婆一個人把三個孩子拉扯大,并都有了自己的家。我很贊賞外婆的為人,以及外婆一生的偉大。我要給外婆最好的祝福,也把最美的贊詞送給外婆。外婆你聽到了嗎?

  外婆一生都行走在村莊,我家鄉的每一條路都有外婆足跡。一個女人,在那個年代,獨自帶著三個孩子,一起走過最困難的時刻。我說,這樣的女人是偉大的,也是我所尊敬的。

  很想,讓外婆在城市的道路上走走,但是這樣的愿望已經永遠都實現不了了。我估計,城市的這種嘈雜的聲音外婆也適應不了,而家鄉的小路和田地也許是外婆最喜歡的地方。

  外婆那時候一直對我說,“我外孫是個讀書勤快的孩子,今后一定會給我們爭氣。”我不知道外婆是從哪一點看到我的勤快的,也許只是當初的一種鼓勵。而現在,我經過努力,終于在城市里站住腳了,我想,我該感謝外婆,感謝外婆的鼓勵和祝福。

  十六年過去了,我由一個孩子變成了一個真正的青年,在自己的人生路上前進著。而我的外婆,也在地下靜靜地睡了這么多年,我想,外婆是安靜的,也是高興的。

  一種思緒,讓我想念過去;一種文字,讓我記住人生。過去和人生都是最美的回憶,在這靜靜的夜里,坐在桌前,寫著自己心中的故事,是一件很美很美的事情,雖然一些故事有些悲涼,但是,回憶一番還是那么美麗;也雖然,一些故事有些苦澀,但是,回憶里也有快樂的美妙……

  懷念外婆,不僅僅是懷念村莊和外婆,其實,懷念的還有我的童年,以及在童年里走過的那些路和干過的那些事。把這些加進來,我想我的眼里的淚水會少一些,這樣對外婆的思念會更深些。

  外婆,夜深了,你好好安息,明年的今晚我再為你抒寫,和你聊天。(作者:劉志強)

  劉志強:男,漢族,1983年7月出生于青海互助,編輯記者、作家,至今發表作品數百篇。散文作品發表在《文學報》、《讀者》、《中國周刊》、《青海省廣播電視報》、《西寧晚報》、《彩虹》雜志等刊物;通訊《紀念改革開放30周年:房子的故事》、《在青海實現創業的夢想》獲青海新聞獎二等獎,《美麗的格桑花,你還會綻放嗎》獲青海新聞獎三等獎;2011年,散文《親近北山》獲得由中國大眾文學學會和散文選刊雜志社聯合主辦的“美文天下・首屆全國旅游散文大賽”最佳山水散文獎;2012年,散文《母親的村莊我的村莊》獲全國散文作家論壇征文大賽一等獎;散文《與村莊的一次離別》獲全國散文詩歌大賽一等獎。現供職于青海新聞網。

相關新聞↓
    [ 返回首頁 ] [ 打印 ] [ 進入青新論壇 ] [ 關閉窗口 ]
   
友情鏈接
編委會成員

關于我們   |   聯系我們
主辦單位:中共青海省委宣傳部  承辦單位:青海省國際互聯網新聞中心  青海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
未經青海省國際互聯網新聞中心書面特別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

好男人免费完整视频播放,久久综合色之久久综合,久久精品国产2020,亚洲精品视频专区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