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 #
站內檢索:
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
 
 
首  頁 | 文學創研 | 青海書畫 | 青海文史 | 音樂舞蹈 | 唐卡堆繡 | 黃河奇石 | 昆侖美玉 | 青海攝影 | 民間文藝
  現在的位置: 青海文化藝術網首頁文藝評論  
與詩同在——郝達訪談錄
來源: 青海文化藝術網
作者: 木子
發布時間: 2020-07-27 09:15:18
編輯: 華文

  與詩同在

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郝達訪談錄

  青海省互聯網新聞中心《青海文化藝術網》總編輯 李 龍

  問:郝達老師,您何時開始詩歌創作?簡單描述一下,您創作初期的經歷。

  答:上世紀七十年代末,我畢業于青海師大附中。從此,步入五年漫長的待業生涯。期間,在青海民院一年半技校學習,終于在23歲進入青海絨毯廠工作,主要從事細紗保全班組管理,兼職廠團委宣傳委員,主編《團刊》。當時最有成就感的是:連續三年榮獲廠級先進及優秀團干。建廠大安裝僅11天將紡機調試正常、順利生產。

  此時,從內心萌發對詩的熱愛,業余時間便開始習作。但真正步入文學創作,是有緣結識著名詩家白漁先生,從白老那里充分汲取詩的營養,由過去單純對詩的喜愛,逐漸形成追求奮斗的目標。

  問:您第一首詩發表在何種刊物?您曾參與了《電視詩畫藝術片》的創作,分享一下此時內心感受。

  答:1988年,我的第一首詩《織女》在《青海日報》發表,也可稱之我的處女作。同時,我參與了電視詩畫藝術片《勞動頌》的創作。該片為《青海電視臺》慶祝“五一”的專題片。由白漁先生擔任總策劃。我的詩作《彩虹在深夜里升起》錄入其中,并在我單位完成場景拍攝.。

  該片在《青海電視臺》播出后,在社會上產生很大反響。同年,在《中央電視臺》百花園節目三次播出,終獲年度電視專題片國家級三等獎。這般小小轟動,不時讓我腦子有些發熱,給日后工作帶來諸多麻煩。最終被安排主抓車間文明生產,實質管理著12位大都懷孕臨產的女工。這般工作整整持續了一年,也算人生一次有趣的閱歷。

  問:青藏高原被世人喻為藝術的富礦區,請您談談穿越青藏線的切身感受,以及對您創作的影響。

  答:1992年8月,我請了難得的高原休假,隨青海二運“老東風”前往日喀則。此行主要目的:就是充分感受高原自然人文,去尋找生活元素和創作素材。途徑格爾木、昆侖山、唐古拉山、拉薩半月往返。真正領略到青藏高原博大、雄渾。大山、戈壁、草原、冰川、河流,無不令人神往,發人深思。隨之創作了“月色彩虹”、“清晨,這兒沒有日出”、“路過八角街”等數篇散文詩。其中,較好的入選第一部詩集《燒傷的記憶》。

  問:上世紀九十年代,海南島一度成為中國改革開放熱點,大批人流涌向那里,您也是其中的下海者,談談此行對您人生影響。

  答:青藏之行,使我對人生有了更深感悟。從此,萌發闖蕩海島的構想。經過一年漫長準備,于1993年在原單位停薪留職,奔赴陌生、遙遠、極富誘惑的天涯海島。也是我人生第一次從高原到南方的遠行。經過數十個小時的火車旅途,終于到達廣州。由于中巴誤導,忙亂中被折騰到黃埔。一路艱辛,不言而喻。一路驚慌,哭笑不得。

  無論怎樣,最終安然落地海口。后由詩友張喜文先生推薦,進入海星集團在澄邁的一家企業,擔任主管生產廠長、代理廠長。當時的海南為改革開放前沿特區。時稱:“十萬大軍進海南”,我也是其中之一,被卷入熱鬧的洪流,很早便領略了椰島風情和人生艱辛。

  特色環境影響人們如何謀取金錢,文學概念幾乎無人問津。我也只能讀點報刊文章做為心靈守護,加之筆記本抄寫的20余首孫靜軒大師的精品詩歌做為導讀,以及白漁先生書信不斷支持鼓勵,始終沒有放棄對詩的求索。海島兩年僅寫了10余首小詩,其中幾首入選后來出版的詩集。漂泊歲月,如此而已!

  問:海島回歸,您的生活發生了何種改變,有什么讓您記憶深刻、難忘的事情?

  答:停薪留職到期,只能回原單位上班。當朋友問起南海收獲時,我直言:“別人得到了金錢,我只在海邊撿了點貝殼”。總之,在那般多霧的季節,人生安然,也算幸運。

  時下的紡織業,已失去往日輝煌。到處分流下崗、憂心四起。我自然第一批被選中回家待崗,半年后單位要求上班。原工作已無希望,只有兩個工種任我挑選。無奈中,只能去家屬區清掃衛生,壓抑之情,無語言表!心里話,真想把工作辭掉。由于父母反對,加之朋友熱心鼓勵,還是忍心堅持下來!這樣,白天打掃馬路,晚上看書寫作。閑余間躺在路邊聽著Beyond的歌聲,無心面對眾多冷眼和遺忘的身影。始終堅守:用詩提煉精神,用愛舒展生命。也時有知心者前來寒舍,舉杯暢飲、陪伴心靈。諸如陳昱等友人,初心未改、令人感動!

  期間,最令人欣慰的是與青海人民出版社編輯合作,合著完成10輯《藏族格言故事》,算是苦難時期一大收獲。叢書由甘肅民族出版社出版發行,為我文學創作變為鉛字出版的第一部作品。曾被撒拉族著名詩人韓秋夫稱之:“非常好的一套叢書”。

  問:《西寧政協》編輯部工作,對您人生路途有何影響,請您淺談一下。

  答:二次下崗,成為我人生又一轉折。當時,要求每月回單位報道一次,這樣,便有了充足的自由空間。隨后,應聘進入“靈通公司”、“國視廣告社”擔任熱線主持和選題策劃。后加盟《西寧政協》編輯部,投入《青海經濟掠影》畫冊編輯。該項目由民建西寧市主委、市政協副主席張穎主導,歷時一年完成發行。由于工作突出,得到領導高度認可,為我人生一大歷練,也為日后進入文化市場打下堅實的基礎。期間,完成評論“詩壇飄來這陣風”、“江河源頭的詩人”。并加入中國作協青海分會。這一起點,對我文學創作起到很大的推進作用。

  問:您在何種背景下創建青海三江文化公司,談談您當時的處境和構想。

  答:在“國視廣告社”我籌備創立了《西部發展報》駐青記者站。由于曾參與《南京社科信息》、《香港市場導報》相關工作,被任職該站站長。同時,參與策劃了“跨世紀西寧地區元旦環城賽”,此賽事為西寧地區最大的群眾性體育活動。工作成績得到市政府、市體育局相關領導高度評價。認為:“本屆賽事活動非常成功”。同期,我應青海人民出版社同仁相邀,參與完成新版《青海旅游交通圖》。上述經歷給我注入無限活力,激發我創建成立“青海三江文化開發有限公司”,并擔任董事長兼總經理。

  正值此時,原單位宣告破產,每年八百元買斷工齡。從此告別紡織,走入自我田園。

  問:“三江文化”初期,您主要策劃了哪些文化項目?

  答:公司成立做的第一個選題為首份中英文對照版《青海省旅游交通圖》。該圖由時任青海省人民政府副省長馬培華親審,并指定青海師大外語系主任高慶選擔任英文翻譯。同時邀請著名詩人白漁、著名學者謝佐擔任顧問,由我策劃完成。該圖一經出版,在社會產生很大反響。正逢青海旅游業剛剛起步,旅游交通圖的出現,對世人了解青海、認識青海起到積極的宣傳作用。同期,相繼策劃完成《西寧市區景點導示圖》、《海西州旅游交通圖》、《高原古王國》、《神奇的雪域高原》等畫冊,成為青海旅游界熟知人物。除每年應邀參加全省旅游發展大會,并多次接受青海人民廣播電臺“人物專訪”。

  由于對青海地域文化的認知,最終被青海省旅游局指定策劃、主編《青海旅游實用指南》。

  問:《青海旅游實用指南》出版后,給您帶來諸多影響,略談一下此番經歷。

  答:《青海旅游實用指南》由原青海省人民政府副省長,后擔任民建中央常務副主席、全國政協副主席馬培華題寫書名。全書采用銅版彩印,部分中英文對照,為當時青海旅游局重點項目。三江公司由我牽頭,匯集各方力量,歷時一年多時間,最終完成這部旅游力作。該書出版后,得到省局及社會各界高度評價,我也沉醉這一喜樂之中。終于能抽出時間,準備遲到的婚禮。

  人總是這樣,如拋物線般高低起伏。高點到來,也許就是低點的開始。半年間,忙于家中瑣事,無心照理公司。誰知一個熟悉電話讓我聽后吃驚。說是有人提出該書有侵權行為。這的確讓我料所不及。我心思:書中所用照片都給作者付過稿費。原來是文字出了問題,參考別人的東西沒有掛名,最終導致一場官司。這般負面效應給公司帶來重大損失,圖書制作費因此一半落空。加之內部人員心生貪念,一度陷入悲困之中。

  好在一切煙云飛過,是非曲直無須分解。

  問:您的第一部詩集在何種境地出版,談談您此時切身感受。

  答:一場官司,攪亂整個神經。最終還是平靜下來,決定完成第一部詩集《燒傷的記憶》。該詩集由詩壇大家孫靜軒先生題詞,白漁先生做序并題寫書名。為我詩歌創作15年的結集。不惑之年有此收獲,也算心靈安慰!正如我《日記》所言:“記憶著痛苦/夢幻著未來/為了忘卻/虛偽真實的過去/為了記住/真實虛偽的今天”

  問:何種想法促成您立意主編《跟我游——西寧》?

  答:為了挽回前者造成的損失,重新樹立公司形象,經過反復思考,我策劃、主編了《跟我游——西寧》。一方面讓公司正常運行,再者也是證明自我內存實力。該書出版上市,得到社會一致好評。也成為旅游部門赴港、奧、臺宣傳青海的重要產品。著名書畫家王云先生讀此書后稱贊道:“是一部宣傳青海難得的好書”!心里話,也算為青海旅游做了點貢獻吧!

  問:您在何種背景下開設了書吧、茶藝,請您略談一下。

  答:迫于諸多壓力,無奈中只能把費心打造的公司告停。后在離家不遠的一家賓館,開設書吧、茶藝謀生,并創建成立“夏都書苑”。當時,因資金短缺,起步十分艱難。一來得到朋友相助,二者要感謝青海人民出版社予以的大力支持,這樣,一年中靠此經營維生。好在自己所著書籍可在此自由簽名售出,某種角度也算欣慰!

  問:《畫說青海》這樣好的選題,為何沒有出版發行。您是主要策劃者,談談此時真實感受。

  答:開設書吧期間,有較多閑余時間。便著手策劃一部全面反映青海自然景觀、人文風貌等多元地域文化的圖書。書名《畫說青海》,分上下兩冊。由我擔任總策劃,負責圖書大綱及欄目設定。作者由著名專家、學者謝佐、張德祖、程起駿、葛建中、陳浩、郝達組成。謝佐先生負責組稿,青海人民出版社總編室主任陳浩負責出版。

  這一項目前后投入半年時間,后因出版社某種原由,被迫叫停。坦白講,的確令人遺憾!好在把白漁先生委托的《白漁抒情詩》編輯到位。總算時光沒有完全荒費。

  問:賓館經營合約到期,您又經歷了哪些鮮人為知的事情。

  答:與賓館合約一年到期,甲方不再續約。這樣,只能痛心結束精心打造的謀生之地。后由朋友推薦,策劃籌建青海江南旅游公司。當時主要考慮離家近,再者熟知青海旅游,還有老板承諾的豐厚待遇,公司成型順利運行后,結果并非如此。無奈中,只好應聘另一家文化公司繼續謀生。

  公司離家很遠,又逢寒冷冬季。辦公室僅有一個“小太陽”幫助取暖。為了生活,也只能潛心堅持!好在每月工資正常到位,也算心理平衡!期間,由我策劃并組織編輯的《青海原來這么美》,后因特殊原因,該書終為泡影。

  問:青海師大一位教授稱您是大賽“專業戶”,您在什么時候開始涉足這一領域?

  答:當時我受邀在一家文化公司擔任副總。恰逢青海舞協領導來此洽談合作。能否考慮在“中華藝術新秀”大賽中冠名,公司方面具體由我接洽,最后決定冠名參與。由于彼此通力合作,使大賽終獲圓滿。深得文聯領導贊賞和關注。從此,開始參與每年一屆的“華夏藝術風采”。為工作便利,文聯特批成立“青海郝達策劃工作室”,此般信任讓我在文化藝術領域得到很大提升。這樣,由省文聯主辦;省舞協和郝達策劃工作室承辦,文聯所屬協會協辦;由李汝林、白漁、謝佐三位先生擔任藝術顧問,由我擔任總策劃、秘書長的藝術賽事,每年如期舉辦;成為省文聯年度計劃和品牌項目。

  2006年,我率隊赴北京參加全國總決賽。大賽評委由陳愛蓮、付林等藝術名家組成,可謂陣容強大。青海團隊表現出眾、獲獎頗豐。深得文聯領導稱贊。

  問:除藝術賽事之外,您還參與了諸多文化活動,印象深刻的有哪些?

  答:除此之外,我策劃組織了“喜迎奧運”熱貢藝術專家論壇。省委、省政府、省人大、省政協相關領導蒞臨論壇,黃南州、同仁縣主管文化領導到場祝賀。由蒲文成、白漁、謝佐、蘇生秀、呂霞、郝達組成專家陣容,隆務寺主持夏日倉活佛親率三大高僧出席論壇。熱貢唐卡大師西合道、更登達吉、桑杰本等多位學者暢談熱貢藝術創作發展前景。可謂一次真正意義的熱貢藝術盛會。

  再者擔任青海民院藝術活動評委及點評嘉賓、“環湖賽”選美、“郁金香”選美、青海民政系統文藝匯演等諸多評委;期間,應邀擔任青海民俗博物館副館長;創意“南山林卡”。主編完成《藏族文明歷史》、《慈悲的心》。

  問:青海湖國際詩歌節,對您的創作有何影響。

  答:由原青海省人民政府副省長,現任中國作協常務副主席、著名詩家吉狄馬加創辦的首屆“青海湖國際詩歌節”在西寧隆重開幕。我有幸以記者身份參與其中。與中外著名詩家近距離接觸交流,對我文學創作影響深遠。期間,編輯完成白漁先生所著詩集《靈境圣地》。接下投入大量時間,進入詩歌創作。立意完成第二部詩集《重歸大地》。

  問:您在何種場景接受《青海衛視》專題采訪的,談談當時的心靈感受。

  答:應熱貢唐卡大師桑杰本相邀,我投入近三個月時間,策劃完成“熱貢唐卡原創基地”啟動。同時,策劃完成“情系高原、善始善終”大型公益活動。之后便精心策劃由青海省教育廳主辦;西寧市教育局協辦的首屆“青海省青少年藝術展演活動”。并擔任總策劃、秘書長。

  期間,正逢“西寧創衛”,這樣必須抽時間,認真完成當地居委會安排的各項工作,這般創衛整整持續了一年之久。記得一次在路邊打掃衛生,途中相遇《西寧電視臺》現場采訪。我再三躲避,還是被記者朋友發現,執意對我采訪。原由是:“詩人參加創衛,一定會有亮點”。我細聲回應:“還是算了吧!你們這一訪,我的兩百元就沒了”。

  藝術展演期間,我參加了青海三毛幼兒園舉辦的慶“六一”活動。孩子們認真才藝展示,情景非常感人。我對身旁園長說:“多好的活動,為啥不讓媒體報道一下。”園長說:“可惜我們不認識啊”!我回應道:“這事我幫你們解決”。便隨手撥通電話,邀請青海衛視記者前來采訪。我代表家長講話,女兒代表小朋友發言,場面至今記憶猶新。同記者返回路上,無意談起我的創作經歷,她們立即表示:回去匯報領導,對我進行專訪。我笑著說:“青海那么多名人,訪我不鬧笑話啊”!這樣一言一語,匆匆邂逅。誰知,第二天一早便接到記者的電話,說她們匯報了領導,決定做我的專訪。我說:“在哪里采訪方便”?記者說:“就在你工作的地方”。這樣,便在大賽組委會完成第一集錄制,隨后,在我家中完成第二集拍攝。片中我朗誦了代表詩作《蝙蝠》,片尾唱了張行的《一條路》。

  《青海衛視》“用心創作、用愛寫詩”,詳實記錄了我的創作歷程。此般情景,令我終生難忘!

  問:您第二部詩集《重歸大地》收錄豐厚。詩集出版后,何事讓您深刻記憶?

  答:藝術展演由于對所有學生免費,大約1500人參加比賽。活動圓滿結束后,我便潛心于詩集《重歸大地》的編輯。這是繼我第一部詩集之后,時隔八年又一收獲。書名由白漁先生題寫。集內收錄了著名詩家高瑛、孫靜軒、楊匡漢、高平、王綬青、莊偉杰諸先生為我題詞。另外,收錄了30余張與中外著名詩人在青海湖國際詩歌節的合影。詩集在我策劃的“紅十字杯”愛我中華藝術大賽開幕式上首發。

  本屆賽事最大亮點是:第一次讓藝術比賽走進青海少年監獄。經過認真選拔,由青海監獄管理局特批,兩個舞蹈節目入圍參加大賽頒獎表演。可以說:現場非常震撼,許多孩子和家長淚流滿面,無語言表!據監獄局領導講:“這是從未有過的事情”。《重歸大地》出版后不久,我相繼寄出12本詩集。其中收到著名詩人、翻譯、出版大家屠岸先生的回信,對詩集予以充分肯定和贊賞。這般鼓勵令我非常感動,激發我用心寫詩,用愛抒發真、善、美。

  問:家務繁忙之中,您還能擠出時間,參與諸多文化活動,實屬不易。

  答:“愛我中華藝術展演”結束后,由于家事繁忙,加之父母年邁多病,只好讓別人帶隊參加全國總決賽。我則應邀籌備青海圣源慈善會,后更名年保玉則慈善基金會。當時,考慮照顧家庭便利,故將會址選定我家對面的小區。期間,參與策劃“首屆西寧校園鍋莊舞”大賽,首屆“青海民族民間舞”大賽,首屆“青海青少年舞蹈”大賽。著手參與打造首屆“德隆文化藝術節”。之后,參與策劃《青海德隆》創刊首發式。

  問:作為一名民建會員,您在其中參與了什么有意的工作。

  答:2011年,我參與籌備民建青海省委文化藝術支部。被特邀擔任由原青海省人民政府副省長、民建青海主委,現任全國政協副主席、全國工商聯主席高云龍主編的《青海民建》編審工作。6年間對刊物改版、欄目更新、版面設計做到盡心盡力。極大提升了刊物質量。得到駐會副主委王建民及民建同仁高度認可和一致好評。作為一名民建會員,也算真正盡到自己的責任和義務。

  問:您最為傷心痛感的,一定與您的兩位老人相繼離世有關。

  答:父母親三月之間相繼離世,對我而言如同天崩地裂。我與兩位老人從出生、上學、工作、直到結婚,常年生活在一起。從中得到二老百般呵護。人生多少艱難困苦,都是他們傾力相助和支持,讓我堅強地從人生太多磨難中挺了過來。這般離別,令我萬分悲慟!幾乎讓我再度墜入人生低谷。三年后,我同家人回內蒙古呼市老家訪親拜祖,也算完成父母生前一大心愿!

  問:您曾參與了《青海文化藝術網》的創建,略談一下此番經歷。

  答:父母離世后不久,受青海國際互聯網新聞中心李龍先生相邀,開始靜下心來,參與籌備創建《青海文化藝術網》。該網站由中共青海省委主辦;青海國際互聯網新聞中心、青海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承辦;經過一年多精心策劃和準備,網站與2014年正式開通。成為青海對外文化藝術交流又一靚麗名片。

  問:《感動生命——郝達詩選》,是您從事詩歌創作又一標志。談談您此時的心靈感受。

  答:受青海湖國際詩歌節影響,加之與諸多詩壇名家互動交流,促發我潛心創作,并著手從文26年的詩歌選集。《感動生命——郝達詩選》,經過一年的醞釀,最終在家人和德隆文化公司大力支持下,如愿出版。正如詩壇大家屠岸先生在扉頁所題:“詩是人類靈魂的聲音,詩歌不朽,人類永生”。又如白漁先生題寫的書名“感動生命”。以及著名人文學者陳仲賢先生讀此書后,在“詩人郝達”一文中予以高度評價和中肯論述!

  記得一次藝術節聚會上,爭對這部詩集,與著名藏學家、原青海省政協副主席蒲文成、著名評論家馬光星、著名學者辛光武等諸家暢談道:“我有兩個感謝!一者感謝有專業作家和業余作家之稱,沒有專業詩人和業余詩人之別。二者感謝國際互聯網,讓我的作品隨意傳播”!

  問:《白漁詩評集》是您編輯的又一部厚重作品,請您介紹一下該書的精彩內容。

  答:《感動生命》出版不久,受白漁先生之托,著手編輯他的又一大作《白漁詩評集》。集內共收評論白漁文章90余篇(首)。有詩壇大家鄒獲帆、邵燕祥、雁翼、孫靜軒、黎煥頤等中肯論述;有著名評論家阿紅、高嵩、肖云儒、吳開晉、章亞昕、韓玉珠等多方剖析;有著名編輯家莫文征、朱先樹、閆瑤蓮、谷風等深刻解讀;有著名作家、詩人曉雪、梁上泉、木斧、王綬青、楊嘯、桑恒昌、劉元舉、萬龍生等多角度鑒賞;我的兩篇評論和一首贈詩也在其中,盛滿師生之情!

  詩評集經多稿修改,歷時半年由國際炎黃文化出版社出版,可謂詩歌評論導讀版本,具有鑒賞和研究價值。

  問:《一代宗師十世班禪》巨幅唐卡,是您參與策劃的又一力作。請您介紹一下畫卷創作過程。

  答:某天清晨,我接到熱貢唐卡大師桑杰本先生的電話。說他創建了一家投資很大的文化產業公司,約我見面暢談合作。開出的條件是年薪、月薪任我挑選。我當即回應:“也別什么年薪了,你們看著每月給點生活費就行”。就這樣,我和青海省政協民委主任、著名藏學家卡則加最早參與其中。經過反復論證:決定制作巨幅唐卡《一代宗師十世班禪》。

  該畫卷充分反映十世班禪大師一生輝煌歷程。詳實介紹班禪體系法脈傳承及相關重大歷史節點。以熱貢唐卡畫風為主,結合國畫、油畫特點,通篇采用礦、植物原料繪制。畫卷人物多達三千余人,長達56米,象征56個民族大團結。

  《一代宗師十世班禪》,由班禪大師摯友,原國務院副總理,后擔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的習仲勛先生題寫。更加畫卷厚重感和歷史感。由著名詩家,原青海省委宣傳部部長,現任中國作協常務副主席吉狄馬加,全國政協常委、國家民族畫院院長王林旭,青海佛協副會長、文都大寺、宏覺寺座主噶爾哇•阿旺桑波活佛擔任總顧問。由著名畫家、藏學家、人文學者、詩人、策劃人尼瑪澤仁、降邊嘉措、蒲文成、辛光武、冶存榮、卡則加、陸海山、郝達組成專家陣容。

  2014年5月,畫卷主創人員,應全國政協常委、國家民族畫院院長王林旭先生相邀,赴北京參加“中華民族一家親”大型創作啟動及專家研討會暨國家民族畫院揭牌儀式。全國人大、全國政協、國家民委等相關領導出席開幕。著名畫家尼瑪澤仁現場接受《北京衛視》采訪,對巨幅唐卡予以高度評價。采訪結束后,他興然地說:“你們距成功只有一步之遙,提前祝賀你們”!《中國文化人物》主編王保勝先生為此做了專題報道。

  當晚聚會時,王林旭先生現場提議:“我們的詩人一定要作首詩祝賀一下”。我舉杯表示:“那是一定的”。之后,便寫了《超象》——贈王林旭先生。這首詩后收入精選詩集《郝達的詩》。一次偶然,我將此詩發到微信,得到王林旭先生高度評價:“詩情真意切,非常之好”!并稱贊祝賀。

  畫卷歷時近五年繪制完成,在宏覺寺舉行首次專家研討并隆重展出。多位高僧大德現場誦經開光,場面盛大空前。隨后在北京、深圳、博鰲論壇大會展出。畫卷彩報作為全國兩會資料,與會代表有目共睹。正如著名藏學家降邊嘉措所言:“我是用筆記錄十世班禪大師的,你們更了不起”!

  回首往事,做為主要參與策劃、編撰者,內心感覺非常欣慰!

  問:畫卷工作結束后,您最想做的事是什么?

  答:畫卷工作圓滿結束后,我大都忙于家務和照顧上初中的女兒,閑下練練書法,修身養心。此時,最大喜悅就是每年堅持交納的養老和醫療保險,終于熬到退休。想來真是不易!退休后,我便有了充足時間,最想做的就是著手整理、編輯自己的精選詩集《郝達的詩》。

  問:《郝達的詩》是您從事詩歌創作三十余年的精選集。您一定為此付出很大精力。

  答:經過一年多創作、整理,《郝達的詩》基本編輯成形。由于資金問題,只能暫做修整。直到2019年6月,在家人和朋友大力支持下,由“夏都書苑”正式出品。

  《郝達的詩》是我從詩三十余年的精選之作。大致能反映作者生命歷程所體味的社會變遷、人間冷暖。同時,也融匯了本我多年詩學所帶來的一份收獲和欣喜。

  本部詩集收錄了著名詩家高瑛、孫靜軒、屠岸、曉雪、楊匡漢、王綬青、高平、莊偉杰、白漁諸位先生為作者題詞。同時,也收錄了作者部分精選詩論。正如著名人文學者陳仲賢先生在《詩人郝達》跋文中稱道:“而今,漸向花甲的郝達,仍揚帆于他的詩海。他要著一部精選詩集。執著的詩人心有所寄、情有所托、詩意如虹、溫馨從容。無須結網營友,無須圍圈守拙。任奔放的熱情,澎湃的思緒,涌流在自由的天地中”。

  問:青海湖國際詩歌節,對您文學創作影響深遠,您后三部詩集均與此相關。這里一定有您記憶深刻的場景,請為我們著重敘述一下。

  答:著名詩人吉狄馬加赴青海上任不久,我受撒拉族著名詩人翼人之邀,與藏族著名詩人格桑多杰、詩人劉佑等一起相聚。期間,馬加省長談到要打造每兩年舉辦一屆“青海湖國際詩歌節”。就這樣,一連五屆我如期參加。可以說,詩歌節對我的創作影響極大。之后,三部詩集如愿出版,均與此節相關。

  首屆青海湖國際詩歌節,可謂陣容強大。二百多位中外著名詩人相聚高原、盛大空前。這樣,我便有緣結識諸多詩壇名家。印象深刻的是:午餐后得到香港著名詩家蔡麗雙女士的贈書。接下來,我們一同乘車赴青海湖參加活動。并有緣相識藍海文、張詩劍等香港著名詩家。當時,我開玩笑說:“我今天專門陪同港臺賓客”。大家歡聲笑語,不一言表。第二天赴塔爾寺參觀時,我再次與麗雙女士相遇,此時天降小雨,大家都穿著大會專備雨衣,她卻身著漂亮的衣裙。我說:“這里是高原,不比你們香港,還是穿上雨衣,小心感冒”。她說:“無所謂啊!女孩子就是要漂亮的”。之后,我陸續收到她從香港寄來的詩歌節專版畫報,以及她的兩部專著。其中,寓言集《彎彎的月亮》,我女兒非常喜愛,做為珍藏。

  為此,我寫了《輕風》——贈蔡麗雙女士,《詩雨》——贈藍海文先生,一并收入我的三部詩集。

  詩總能讓人回味,與詩人們一起隨性暢讀,更是一種心靈享受。記得赴柳灣彩陶博物館參觀,感人場景至今難忘。來自全國30多位詩人一同乘車前往,我和白漁先生也隨之同行。他上車第一句話:“車上四川詩人最多,我也參加老鄉的隊伍”,我隨意道:“今天是川軍大聚會”。這時,張新泉先生說:“你們還大笑,我是笑不起來哦”!一旁的楊遠宏先生說:“你干嗎不高興啊”?張曰:“我昨晚基本沒睡”。楊說:“你是詩性大發,還是夢游了呢?不會是高原反應吧”!張曰:“都不是,我是想瀟瀟想的一晚沒睡”。接下,便是一片笑聲。大家都知道他在講笑話。雖是笑談,來的那般純真自然。這便是詩人的浪漫。這時的瀟瀟也隨之活躍起來,跟大家一起互動暢談。

  我身邊座著貴州詩家李發模先生,早聞他多年不碰詩歌,潛心研究禪學,我們自然交流在一起。我說:“多年前請教一位活佛,有關密宗最高境界”。答曰:“沒有眼睛哪里都能見,沒有腿子哪里都能去”。發模先生聽后說:“非常了不起啊”!隨后,我們探討了佛學、靈魂學相關話題,感覺時光飛快,轉眼已到目的地——柳灣。

  下車后,瀟瀟對我說:“麻煩您幫我拿一下提包和衣服,我去拍一些照片”。我隨意道:“沒有問題”。之后,她笑著說:“謝謝您了”!我同樣笑著回應:“能為美女詩人服務,我非常高興”。這樣便惹得山西詩家張承信等諸多詩人們開懷大笑。現在想來,詩人們總能帶著純真和熱情,總能自然地歡樂在一起!

  青海湖“詩人宣言”活動之后,大家一同返回湟源丹噶爾古城,參加“昌耀紀念館”揭牌儀式,隨后在此相聚晚餐。與我同桌的有著名女詩人榮榮、娜夜等,也許大都屬于60后,各方話題自然相投。歡聲笑語隨青稞酒涌動,無形中進入自由的海洋。全然忘記窗外進行的詩歌朗誦會。

  次日,白漁先生語重心長地說:“你昨晚聲音太大,外面都能聽得到。以后逢此場合不要太張揚”。站在一旁的著名詩家楊匡滿先生接道:“這有什么啊!我到非常贊同。詩人就該這般率真”!接下一行前往坎布拉觀光,幾位詩人與我交流暢談,看法與匡滿先生一致。盡管如此,事后我還是一度自責。如今回味,畢竟留下快樂真實的印痕。

  第四屆青海湖國際詩歌節,在青海師大如期舉辦。本屆詩歌節最大亮點,也許是多了一位久違的大詩家北島先生,他的出場講演無不撥動人心,他的經歷更是傳說中的傳奇。這位上世紀八十年代朦朧派代表詩人,每一動態都備受世人關注。

  開幕式結束后,許多人擁向他合影留念。我握著他的手說:“很早以前,我就感受了您的《回答》和《一切》”。他回應道:“時光那么久遠,你還記得”!說心里話,人們和他合影也好,交談也罷,無疑對這位國際大詩家人格魅力的敬重。之后,我有感《真實的回答》——贈北島先生。并將此詩收入我的詩選《感動生命》和精選集《郝達的詩》,以做心靈之念!

  “有緣千里來相會”,我和三位著名詩家便如此結緣首屆青海湖國際詩歌節。記得休會時,諸多詩人相互交流暢飲。印象深刻的是《銀河系》主編、著名詩人冉莊先生,緣于貴刊曾發表過我兩首短詩。二者是著名詩評家楊匡漢先生,緣于他的夫人曾在包頭市文工團工作,他本人也曾多年在內蒙古生活。這樣,便有了許多話題,感覺也變得如此親近。再者,便是與“澳洲游子”莊偉杰先生相識,并得到他“揉春為酒,剪雪成詩”的題詞。此情此景,讓我深存腦海,至今難忘!

  2018年一個炎熱夏天,正值女兒初中畢業。我們一家前往廈門旅游。西寧到廈門當日班機需在長沙轉乘。就在取包的一瞬,我身后一個久違的面容閃亮眼前。我吃驚地問道:“您很像我一位詩人朋友莊偉杰先生。”回答也是那般驚喜:“我就是啊!你的眼光好敏銳哦”!就這樣你言我語,笑聲中,一下回到首屆青海湖國際詩歌節。

  11年相對任何人而言,都是不短的歲月。尤其彼此沒有任何音訊聯系,能在飛機上奇遇,實乃天緣!交談中,便知偉杰先生應邀青海參加“昌耀詩歌獎”頒獎活動。時光飛快,轉眼我們一同降落廈門機場。分手時,除了合影留念,互加微信外,莊先生熱情相邀:“明天你們自己隨意旅游一下,后天我請你們吃個便飯”!對此盛情,我急忙回應:“不麻煩您了,非常感謝”!莊先生聽后依然堅持:“就這樣說定了,不要改變。回頭等我信息。”之后,便收到他發我相聚酒樓的詳細地址。

  由于外出旅游,我們打的還是晚到了一個多小時。一進門我便被在座的人文氛圍所感染。于是,一邊擦著汗水,一邊解釋道:“非常抱歉,讓諸位久等了”!這時,一位和藹的前輩開口道:“我們這位青海詩人,讓大家好等哦”!我趕忙回答:“我剛從你們云水搖回來,搖著搖著就把我搖到這里了。我現在大腦都是暈暈的”。

  在大家一片笑聲中,我興然融入其中。在場賓客均為莊先生故鄉名家學者。無形中,讓人感受到別樣的人文情懷!剛一入座,我被幾杯盛滿的茅臺美酒所牽引。雖是國之名酒,但因通風在身,半年滴酒未沾。面對這般熱情和真誠,我只能以高原特性,將杯中酒一飲而盡。接下,這位八十三歲高齡的盧善慶先生問我:“你們到廈門何處旅游了”?我說:“昨天去了舒婷女士的家鄉鼓浪嶼,哪里是鼓浪嶼,分明是人浪嶼哦”!這樣大家很快拉近感覺,融入歡聲笑語之中。

  暢談中,莊先生知我痛風,悄然加入幾個不帶海味的熱菜,這場景實在令我感動。答謝中,我應大家提議,朗頌了普希金的《我的名字》,以表深深謝意!期間,莊先生贈我幾部近期專著。并提醒:“希望老兄好好收存,不要丟掉哦”!我說:“哪里會啊!東西再多,也要把書帶回青海”。就這樣話別廈門,話別如此友善的人們!

  回到西寧不久,我便寫了《澳洲游子》——贈莊偉杰先生,并將此詩收入我的精選詩集《郝達的詩》,以做友情之念!此后,便經常拜讀到莊先生在諸家刊物發表的詩作和精彩評論。足以見得這位“澳洲游子”在華夏詩壇的活躍程度和由此產生的社會影響。除了記錄詩友之情,心里話:“更多是對他詩質、詩品、為人的敬佩了”!

  問:您從事詩歌創作三十余年,對詩一定有太多感悟和發自內心的表述。

  答:吉狄馬加先生在考查《一代宗師十世班禪》巨幅唐卡創作進程時,曾對我談起他在北大講演中所言:“真正的詩人,依然堅守著真誠和善良”。正如我與偉杰先生交流中提到:“詩永遠是內在心靈情感的震動!永遠是真、善、美的結晶”。又如我在《郝達的詩》后記所言:“也有追逐的艱辛、激情的閃動、無奈的等候、心靈是沉靜。好在那些片片經歷,沒有完全隨風而去,總有刻骨銘心在詩行里涌動。無論怎樣,始終堅守內心的承諾,即使人生最為困苦的日子,也從未放棄對詩的追求。盡管世俗百般誘惑,仍舊唱著自己的山歌,無心迎合時尚,卷入熱鬧的圈子”。

  回首往事,三十余年的文學創作,慶幸沒有成為一個“玩”詩者。始終沿著自己的追尋,按繆斯的指引,奮力前行。

相關新聞↓
    [ 返回首頁 ] [ 打印 ] [ 進入青新論壇 ] [ 關閉窗口 ]
   
友情鏈接
編委會成員

關于我們   |   聯系我們
主辦單位:中共青海省委宣傳部  承辦單位:青海省互聯網新聞中心  青海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
未經青海省互聯網新聞中心書面特別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

好男人免费完整视频播放,久久综合色之久久综合,久久精品国产2020,亚洲精品视频专区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