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 #
站內檢索:
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
 
 
首  頁 | 文學創研 | 青海書畫 | 青海文史 | 音樂舞蹈 | 唐卡堆繡 | 黃河奇石 | 昆侖美玉 | 青海攝影 | 民間文藝
  現在的位置: 青海文化藝術網首頁最新動態  
河湟曲藝在傳承中發展
來源: 西海都市報
作者: 王十梅
發布時間: 2021-07-20 09:37:41
編輯: 華文

  青海文化藝術網訊 “載酒難覓佳麗地,聽歌唯有瞽盲詞。”清朝光緒年間,駐西寧辦事大臣闊普通武在西寧聽了盲藝人唱曲之后,寫下了《湟中即景》一詩。他詩中所寫的瞽盲詞泛指的是河湟曲藝。

  在青海,老百姓習慣將流行于河湟地區的曲藝統稱為“曲兒”。“曲兒”的種類很多,有平弦、越弦、下弦、賢孝、道情、眉戶、攪兒等,還有很多少數民族曲藝。河湟曲藝是河湟地區各族人民共同創造的藝術瑰寶。

  一場別開生面的曲藝演出

  7月10日,西寧市中心廣場百姓大舞臺前坐滿了聽“曲兒”的觀眾。由青海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主辦,青海省曲藝雜技家協會、西寧市文化旅游廣電局等單位承辦的“黨啊,我們為您歌唱!”——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曲藝創作演出在這里隆重開演。它既是一場為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的獻禮之作,也是河湟曲藝多年發展的成果匯報演出。

  演出籌備期,青海省曲藝雜技家協會主席團的成員幾次開會商討,對演出的編排提出了許多創意,最終結合實際情況確定了以情景劇、視頻、朗誦等方式串聯河湟曲藝,以展示河湟曲藝的風采。

  青海省曲藝雜技家協會主席祁芳說:“河湟曲藝幾乎都是坐唱,加入多種形式表現河湟曲藝的魅力是大家喜聞樂見的,也是最能吸引觀眾眼球的。”

  在時代發展的當下,留住大家的目光,讓更多的人喜歡青海地方曲藝是河湟曲藝能夠長遠發展的基礎。

  演出現場,隨著音樂聲起,當朗誦+情景劇+河湟曲藝的節目一一上演,越來越多的人聚集到了舞臺前。“之前我不是很喜歡聽‘曲兒’,一是因為演出形式單調,很多時候都是幾位老人自彈自唱,二是有些難懂,聽不明白在唱什么。”帶著3歲的女兒在廣場上玩兒的市民李達說。不過今天,他似乎被“曲兒”所吸引,抱著女兒看得津津有味。觀眾席上不時有傳來陣陣掌聲。

  當9位河湟曲藝藝術家登上舞臺時,臺下一片沸騰。他們演唱的青海越弦《農家院里喜洋洋》贏得了臺下觀眾的一致好評。張永清、石永、師守成、李錦輝、蘇發林、郭啟全、張月芳、李義安、劉鈞都曾是青海的曲藝“明星”,他們對河湟曲藝的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。

  今年88歲高齡的我省曲藝專家石永先生說:“能參加這次演出我非常高興,河湟曲藝的發展離不開黨和國家的支持。這次演出對河湟曲藝的創新與推動有著重要的意義。”

  我省國家級平弦傳承人劉鈞先生忍著身體的不適,堅持參加了演出,他說:“我一輩子都在演唱和研究河湟曲藝,對它有著深厚的感情。對黨的感恩之情、對藝術的熱愛之心讓我堅持來到了演出現場。”

  青海平弦表演藝術家、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張月芳女士說:“這次對河湟‘曲兒’表演形式的創新,很受大家歡迎。這場演出讓我們看到了河湟曲藝發展的未來和希望,河湟曲藝將不再沉寂。”

  河湟曲藝的淵藪與發展

  《青海藝術志》記載,明朝初期,實行移民戍邊及屯墾政策,從江浙一帶大量西遷的漢族,將江南的說唱音樂帶到了河湟地區。在流傳過程中,這些江南音樂又與青海當地的小調、小曲結合,形成了青海獨特的曲種。因為這種曲種起初大多在盲藝人中流傳,所以也叫盲曲。盲曲就是河湟曲藝的前身。

  《西寧府新志》記載,明孝宗弘治初年,西寧兵備道按察使柯忠,在城內北街創建養濟院,收養老弱殘疾、鰥寡孤獨者,給予衣食補助,適當參與勞作。包括教授盲童學習彈唱技藝,使其成人后自立并維持生計。清乾隆、道光時期,仍開辦養濟院,并沿習舊俗,教授孩子彈唱技藝,直至1936年養濟院解散。其時,西寧的很多藝人大多出自養濟院,且普遍擅于唱“曲兒”。

  清初湟中佚名文人《湟中札記》記載:“西寧盲曲,明初自江南跟戍民而至斯地,歲月渺沓,曲韻變異。今多為北韻,間為南韻,牌名則一如舊也。然盲人傳唱,順暢自如,緣有師也。府城街巷多有賣曲聲,老媼少婦尤喜聞”。這段文字清楚地記載了明末清初,盲人在西寧府城街巷以賣唱曲兒為生的情景。

  清朝時,不少商賈和移民進入河湟地區,又將其他地方的曲藝帶到河湟地區,促使河湟曲藝進一步發展豐富,形成了不同的曲種。

  新中國成立以前,河湟曲藝處于自我發展的狀態,在民間流傳。新中國成立以后,隨著“百花齊放、推陳出新”文藝方針的實施,河湟曲藝的發展迎來第一個春天。​不少曲藝隊和演唱團體如雨后春筍般成立,為了發展青海地方劇種,青海平弦這種傳統曲藝再創作后發展為了平弦戲,完成了從曲藝到劇種的嬗變。到了20世紀六七十年代,河湟曲藝發展逐漸進入了低谷。

  20世紀80年代初期,河湟曲藝再度起航。全省各地的文藝團隊紛紛成立,對各曲種的研究也全面展開。河湟曲藝進入了高速發展的時期。

  到了20世紀末,隨著經濟的不斷發展,娛樂方式越來越多,人們對河湟曲藝的熱情也越來越低。青海地方曲藝發展再次進入了沉寂期。

  直到2006年,青海平弦、越弦、賢孝等河湟曲藝被納入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,河湟曲藝的發展逐漸進入了快車道。

  河湟曲藝謀求創新

  以前,河湟曲藝的演唱方式幾乎都是坐唱,表演形式比較單調,也沒有具體的組織管理,要么是農閑時由村里愛好曲藝的人自發組隊演出,農忙時自然散去,要么是茶園式或家庭式的演唱。

  河湟曲藝的演唱對場地的要求很低,不需要專門的舞臺,有塊空地就可以。演唱對服化道也沒有什么要求,有時只要一把三弦,就可以演唱。因此,有不少人認為河湟曲兒難登大雅之堂。但是,河湟曲藝卻有著文藝作品最為重要的根與魂,那就是堅實的群眾基礎。

  多年來,為了發展河湟曲藝,讓蘊含青海地方文化和特色的青海“曲兒”得到保護和傳承,我省很多學者、專家的貢獻很大。“早些年,我省曲藝專家王世哲、劉鈞、張瑞清等老一輩學者、藝術家對河湟曲藝的挖掘和保護付出了艱辛的努力。”青海省曲藝雜技家協會副主席賈桂君說。

  2009年,青海地方曲藝研究社成立。此后,河湟曲藝不管是從創作、理論,還是演唱方面都有了長足的發展。河湟曲藝的演唱也不再單純拘泥于坐唱,開始從民間走向了舞臺。

  一個大膽的嘗試

  2019年,青海省曲藝雜技家協會的成立,更是為河湟曲藝的發展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平臺。

  近年來,河湟曲藝的發展情況非常好。以前唱“曲兒”的大多是中老年人,現在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加入了河湟曲藝的隊伍。在互助、大通、平安、樂都等地,幾乎村村都有自己的演出隊伍。民間曲藝隊伍宛如一顆顆繁星,灑在青海大地上。

  我省曲藝表演藝術家、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李義安先生說:“河湟曲藝是青海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,我們一定要保護和傳承好它。”

  為了保護和傳承河湟曲藝,我省陸續建立了許多傳承基地。其中,大通有一個平弦傳承基地,湟中有兩個小調傳承基地、一個賢孝傳承基地,西寧城西區有一個越弦傳承基地等。通過傳承基地帶動,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帶動以及演出帶動,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保護和傳承河湟曲藝的隊伍。為了河湟曲藝的長遠發展,青海省曲藝雜技家協會還開展了“曲藝進校園”活動,在孩子們心中種下曲藝的種子。

  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曲藝創作演出中,大家都聽到了很多新“曲兒”。“起初,河湟曲藝演唱的內容都是中國傳統曲目,如《大紅袍》《林沖賣刀》,后來隨著時代的發展,很多藝人開始創作一些帶有鮮明時代特色的‘曲兒’,如《抓壯丁》《搶親》等,如今,河湟曲藝的創作已經緊跟時代,演唱和創作的內容很多是表現新時代中國特色的‘曲兒’,如反映脫貧攻堅、生態文明的‘曲兒’。不管是創作還是演唱,河湟曲藝的發展勢頭正好。”青海省曲藝雜技家協會主席祁芳說。

  祁芳介紹,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曲藝創作演出不管是表現形式、演出內容都做了一次創新而又大膽的嘗試。這次演出的成功,讓我們看到了河湟曲藝未來的發展方向,那就是守正創新,守好曲藝扎根人民的底線,用創新的理念發展河湟曲藝。

相關新聞↓
    [ 返回首頁 ] [ 打印 ] [ 進入青新論壇 ] [ 關閉窗口 ]
   
 
 
友情鏈接
編委會成員

關于我們   |   聯系我們
主辦單位:中共青海省委宣傳部  承辦單位:青海省互聯網新聞中心  青ICP備19000163號-7 青海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
未經青海省互聯網新聞中心書面特別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,違者依法必究

好男人免费完整视频播放,久久综合色之久久综合,久久精品国产2020,亚洲精品视频专区在线观看